<address id="rrbb9"><address id="rrbb9"><listing id="rrbb9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rrbb9"><address id="rrbb9"><nobr id="rrbb9"><meter id="rrbb9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rrbb9"><form id="rrbb9"></form>

<address id="rrbb9"><nobr id="rrbb9"><meter id="rrbb9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form id="rrbb9"><nobr id="rrbb9"><progress id="rrbb9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
<noframes id="rrbb9">
<address id="rrbb9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rrbb9"><listing id="rrbb9"><meter id="rrbb9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唐山廠房倉庫租售中心

精彩丨老廠房舊事

鬼婆2021-09-04 11:44:48

老廠房舊事鬼婆


【一】好友相見

胡曉茉多年未見的好友陳玲玲,忽然說要來上海玩,讓胡曉茉陪她幾天,胡曉茉這幾天一直在認真的找攻略做準備,雖說上海是她的故鄉,可真要盡地主之誼,又怕自己選的地方讓好友玩不盡興。


陳玲玲飛到上海后,胡曉茉去接她,向她介紹了幾個游玩地點,陳玲玲卻說要去1933老廠房,而且一刻不停留,攔了輛出租車就去。出租車司機聽說她們要去老廠房,有些詫異地說:“不懂現在的小年輕,怎么喜歡去那種地方,那地方以前是個屠宰場,陰森,很不吉利。”


胡曉茉看向身邊的陳玲玲,嘖嘖道:“親啊,你可真會玩,是要找刺激?找刺激去惡靈學院啊,那可是亞洲頂級實景驚悚屋。”


陳玲玲白了她一眼,說:“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
出租車司機從后視鏡里瞟了眼胡曉茉,就專心開車不再說話了。


沒多久就到了老廠房,她倆下了車,陽光毒辣,胡曉茉想掏傘,陳玲玲已經迫不及待拉著她向入口處跑去。胡曉茉眼里的老廠房,只是一幢老舊的四層樓平房,外墻抹著灰褐色的水泥,墻上布滿鏤空水泥花格窗,并沒有可觀之處,而且在周圍現代化建筑的襯托下,確實有些陰森。


胡曉茉拉著陳玲玲背對著入口舉著手機合影。她感到身后的風吹出來都涼颼颼的。在酷暑時期這兒絕對是個避暑勝地。只是這里人跡寥寥,底樓雖有多家商鋪,但商鋪里冷冷清清,只有營業員守著店。


拍完照,她倆走進老廠房,里面也都是灰黑的色調,中間是一個圓形的房子,也是四層,每層都有多個廊橋連接外圍的房子。中間是鏤空的,夏日的艷陽在頭頂照著,卻感覺不到半點燥熱。


陳玲玲興奮地說:“看,熟悉吧。”


胡曉茉四下看了看,皺眉道:“熟悉什么啊,這兒濕氣太重,還有似乎每家店都有黑貓。黑貓我熟悉,是辟邪的啊。”

陳玲玲見胡曉茉似乎真的不熟悉,無語的說:“哎呀,我說的是《小時代》啊,在這里拍的啊。想起來的嗎?”

胡曉茉內心崩潰,幾年不見,倆人興趣愛好差異太明顯,胡曉茉不想說沒看過這電影讓陳玲玲掃興,只好迎合說:“啊,想起來了。”


【二】 來了就別走


相比上海其他地方的人流,這兒委實算是個清凈之地。胡曉茉二人漫步走上石頭斜坡到二樓,二樓的店鋪很少,大多都閑置著,有的里面有商品,門卻鎖著不營業。整個樓道里空曠幽靜沒有一個人。


胡曉茉趴在斜坡口一家關著的玻璃門上,想看店里賣的是什么,然而她只看了一眼,便嚇得退了好幾步。陳玲玲也湊過來:“鬧鬼啦?”


胡曉茉搖搖頭,似乎受驚還沒緩過神來,陳玲玲看了看玻璃門旁的店招,印的是個血色歪歪斜斜的字:來了就別走。確實有點瘆人,她也湊過去看了一眼:“呀,是個鬼屋啊,這店主真會挑地方。開在這絕對恐怖。”


陳玲玲見胡曉茉對鬼屋沒興趣,笑嘻嘻的挽著胡曉茉的胳膊,說:“我呀,認識了一個網友,他就在這里開店,帶你去認識下,順便幫我參謀參謀。”


胡曉茉看陳玲玲一臉急切的樣子,笑道:“就知道你不會忽然來找我玩,原來是來會戀人的啊!”


陳玲玲眼底,有著難掩的期待,可語氣中似有失落:“他不主動來找我,我只好主動出擊了。”


胡曉茉雖然鄙視她不矜持的作風,但也忍不住八卦:“他很帥嗎?竟讓你這個大美女主動送上門?”


陳玲玲傲嬌地說:“我現在才不像以前那樣以貌取人,男人啊,長得帥沒用,對自己的女人好才最重要。不過他不一樣,他長得帥還對我好。還有他是你以前的老板介紹給我認識的。”


胡曉茉一愣,說:“以前的老板?”


陳玲玲無語,又拋了個白眼給她:“健忘,慢慢想吧。”說著就跑去看法式旋梯了。陳玲玲正巧看到有個少年從旋梯上走下來,他穿得一身黑,半低垂著頭,看起來像是對這里十分熟悉,路過的一切都不削瞧一眼。陳玲玲笑著問道:“帥哥,你知道悅瑟酒吧在幾層嗎?”


黑衣少年抬起頭,露出兩只明亮的大眼睛,停下了腳步說:“三層。”他的眼神卻略過陳玲玲看向遠處慢悠悠到處逛的胡曉茉。


胡曉茉感覺有個黑影從她眼角略過,轉過頭看,并沒有人,又看到了那個讓人不適的店招。她覺得自己像站在鬼故事描寫的陰森場景里,這種氛圍讓她倍感壓抑。


黑衣少年皺眉對陳玲玲說:“是他讓你帶她來的?”


陳玲玲不回答,跑去拉著胡曉茉的手說:“走,我們去鬼屋里玩玩吧。”


胡曉茉看到一個黑色背影消失在旋梯轉角處,忽然覺得這背影有些眼熟。一愣神的時間她已被陳玲玲拉到了玻璃門前,她用拒絕的眼神拼命示意陳玲玲不想進去,可陳玲玲已經拉著胡曉茉推開了店門。胡曉茉這才發現,原來門沒有鎖,胡曉茉只看了一眼,臉刷得就白了,蹭得使勁拉著陳玲玲轉頭往下跑。陳玲玲無奈跟在胡曉茉身后。


胡曉茉一直拉著陳玲玲跑到底樓有人走動的地方,才停下來喘氣,陳玲玲似乎有些氣惱,但見胡曉茉的臉煞白無色,也沒說什么,就幫她拍背順氣,胡曉茉邊喘邊警惕的看著二樓斜坡說:“這店還是去不得。我看見里面地上好多死掉的黑貓。能把黑貓殺死的肯定是惡鬼!”


陳玲玲一怔,覺得很搞笑,說:“這地方確實挺渲染恐怖氣息的,但你看這里還是有人走動的。還有幾家店在裝修呢。怎么會有惡鬼,你看錯了吧,也許是假的道具呢。”


【三】祭夜咖啡店


胡曉茉雖聽陳玲玲這樣說,但還是不愿意再去那家店,轉了話題說:“快十一點了,我請你吃飯吧。沒見男友之前不會連飯都吃不香了吧?”


陳玲玲佯裝憤怒要來打她,胡曉茉急忙閃躲,幽靜的氛圍被兩個女孩的笑聲打破,周圍經過的人都有用異樣的眼神看過來,胡曉茉二人停止嬉笑,覺得這里的人都太冷漠,她們在底樓找到一家叫祭夜的咖啡店,店內裝修也是暗色系,好在有兩個客人在喝咖啡聊天,還算有點人氣。


她倆剛進店,靠窗桌喝咖啡的人就走了,店內的客人就剩她倆。猶疑之際,美女店主林悅已經拿著菜單親切迎來,她倆便挑了個光線稍亮的靠窗位置坐了, 點了東西后陳玲玲就滔滔不絕地說起她的帥哥網友趙誠,胡曉茉只好做她的聽眾,偶爾插幾句。


正聊著,林悅就把菜端上來了。胡曉茉看了眼林悅,林悅正笑瞇瞇地也看著她。胡曉茉回了個笑臉,說:“這里晴天都這么陰暗,陰天估計跟黑夜一樣。”


林悅笑了:“玩的就是心跳,我們店簽約了五年,三年過去了,倒也沒碰到過什么邪乎的事情。就是三樓有些邪門,那兒以前是屠宰區,據說以前宰牛的時候,有的牛知道自己要被殺了,反抗激烈,經常有人逃得不及時,被牛從廊橋上頂了下去……嘭!就掉在那兒了。”她指了指店外的過道,斂了笑意繼續說,“現在這里改造后變成創意園,當時也有很多人慕名而來,可是三樓的廊橋經常有游客莫名掉下來。你們看,現在上面還張著網呢,三樓的廊橋之后也一直封鎖不開放了。”


胡曉茉和陳玲玲雙雙往上看,這才發現有一層細細的鐵絲網罩在三樓的廊橋周圍。

林悅來到胡曉茉身邊,壓低了聲音說:“半年前這里有個店主膽大不信邪,有一天晚上九點關門后,他就去了三樓,誰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,直到第三天太陽出來后,當時早起的清潔工在掃地的時候看到投在地上的陰影像個人形,就抬頭看了一眼,才發現他的尸體!”


胡曉茉感覺哪里不對勁,就問:“那第二天他去哪了?”


林悅望著那層鐵絲網,用森冷的聲音說:“第二天,是個下雨天,這里陰暗得如同黑夜,很多店鋪雨天不開門,沒人發現他的尸體就呈大字型趴在那層鐵絲網上,他的血夾在雨水中滴答滴答落下來,他的眼睛就這樣瞪著,看著樓下一切……他一直趴在那里。”


胡曉茉聽到這里,拿杯子的手一側,紅色的西瓜汁灑了一半,林悅雖及時躲避,但她的鞋子還是被潑到了,她邊嚓鞋邊笑道:“原來你這么膽小,我就跟你開開玩笑,嚇到你真不好意思,可你也別來嚇我啊,要不然我還真以為你跟一只鬼來我店里呢!”


胡曉茉看了眼陳玲玲,她正埋頭發短信,壓根不想參與她們的談話。


林悅盯著胡曉茉的臉,拉了把椅子坐到胡曉茉身邊,壓低了聲音問: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
胡曉茉看著她,忽然有種異樣的感覺,像自己若說出了不該看到的東西,這位美女就會變成厲鬼撲過來滅口一樣。她就把話題拉開了:“沒……沒看到什么。對了,你在這里這么久了,認識不認識悅瑟酒吧的趙誠啊?”


【四】悅瑟酒吧


林悅聽后一愣,說:“認識啊,你是他朋友?”


陳玲玲一聽,立即示意胡曉茉繼續問,胡曉茉知道陳玲玲心思,繼續問道:“那你跟他熟不熟啊?”


胡曉茉見林悅的表情又有一秒愣神,但卻很快露出笑臉,說:“不熟。”見胡曉茉失望的表情,林悅調笑著:“怎么,你要我回答跟他很熟?”


胡曉茉一聽,覺得如果她回答很熟陳玲玲聽著也難受。胡曉茉問的時候也沒想到這點,這會兒聽林悅這樣問,倒覺得自己說錯話了。


林悅卻好奇起來:“你為什么要打聽他啊?”


胡曉茉說:“他是我朋友的男友,我就是好奇,想幫著打探打探他的人品。”


林悅了然:“看樣子你的朋友是不信任他了。”


胡曉茉急了,辯解道:“不是她不信任他,就是感情吧,不是每天打電話發信息就能維系的,想要有結果,肯定是要經常見面的,我朋友就是奇怪為什么他不肯主動來找她。”


“恐怕你朋友是見不著他了。”林悅指著上面的鐵絲網惋惜地說,“死在那上面的人就是他。”


胡曉茉以為她又開始講鬼故事,說:“這個玩笑不恐怖啊,我朋友剛還接到他電話呢。”


林悅忽然拉著胡曉茉道:“我帶你去洗個手吧,剛才果汁潑手上肯定很黏的,走吧,正好我要去上廁所。”


胡曉茉答應了,跟陳玲玲說了聲后就跟著她去了。到了廁所,林悅看了看身后,拉著胡曉茉到一旁,低聲說:“你真的是跟另外一個‘人’進了我的店嗎?”


胡曉茉卻看起廁所,她對這個廁所都有種異常熟悉的感覺,她打開水龍頭洗手,隨口回答林悅:“是啊,我和我朋友一起來的,她對陌生人比較慢熱。沒怎么跟你說話,但你也不會看不到她吧。”


林悅看她的樣子不像在騙人,就說:“你有她電話嗎,打個電話試試。”


胡曉茉轉頭看見林悅焦急的樣子,就說:“你別嚇唬我了,我確實和朋友一起來的,我和她還在入口拍了合照的,我給你看。”說著她翻出那張照片,看到照片那一瞬,她的臉也白了,照片上只有她一個人,對著鏡頭咧嘴笑著,而原本她身邊的陳玲玲,像是空氣一樣消失了。


就在這時,胡曉茉的手機收到一條信息,突來的震動嚇得胡曉茉一哆嗦,手機差點摔了,她看到來短信的人是陳玲玲,手指因為顫抖,點了幾次沒點開,林悅比她鎮定,幫她點了開來,信息上說:“曉茉,其實我也不想瞞你,我在家鄉打車去機場的時候,出了車禍,也許是心愿未了,醒來時我竟到了上海,你過來接我,你能看見我讓我有種還活著的錯覺,我始終不愿相信自己就這樣死了,但其實我是在自欺欺人,我能感受到大部分人都不能看見我,我知道自己已經不屬于這個世界,但我還是想來看他一眼,我看到他了,他一直趴在上面看著我,他也一直在等你。”


胡曉茉看完短信跑回咖啡店,陳玲玲不見了。胡曉茉難以相信這一切是真的,她大聲喊著陳玲玲的名字,卻無人回應。她想馬上逃離這個地方,可她無意看到斜坡上,那扇玻璃門前站著一個黑衣少年,那張臉即便隔著幾米遠,可胡曉茉卻是無比清晰的看見了。


是他!原來陳玲玲的信息并沒有打錯字,他在等她?!心底深埋的記憶忽然間走馬燈似地一幕幕出現。


【五】胡曉茉的記憶


五年前,老廠房低價招商,趙誠同好友孫雋合伙開了一家西餐店,祭夜咖啡店的店主林悅,同他們一樣因為租金低廉所以來這創業。趙誠和孫雋常到她店里去照顧她的生意。


兩年后,趙誠和孫雋合伙的西餐廳不知何故就一拍兩散了,但是他們卻誰也沒走,趙誠在三樓開了個酒吧,只在晚上營業。孫雋在酒吧樓下開了個鬼屋,只在白天營業。兩個曾經的好兄弟像是斷絕了來往。


胡曉茉那時大學剛畢業,來孫雋的店里應聘店員,她的工作就是裝扮成女鬼的樣子在里面嚇嚇人,剛開始讓她和一堆恐怖造型的鬼怪一起她還有些害怕,漸漸的她就麻木了,膽子都變大不少。


有次,她因為扮得太恐怖而挨了揍,孫雋聽見胡曉茉的慘叫聲,沖進來一看,二話不說就把那個男人痛揍了一頓。因為這事,被客人投訴了,接連幾個月都生意慘淡,沒有客人,胡曉茉也不用扮女鬼了,同孫雋一起在柜臺前坐著,胡曉茉發現孫雋對有沒有客人并不在意,他的視線時常注視到石頭斜坡下方那家咖啡店里,看著咖啡店的女店主和一個男子親密的舉止,他的臉色就會暗上幾分。


孫雋沉默寡言,胡曉茉開朗善談,倆人在一起的時候,胡曉茉就說些有趣的事情,能把孫雋逗笑她就覺得很開心。孫雋平時閑著都是在店里同胡曉茉一起看店,下午躺在骷髏沙發上午睡。胡曉茉得知孫雋一個人在上海打拼也沒親人,對孫雋更加關心,每天都給他帶愛心盒飯。店里陰寒,為了貼切鬼屋的氣氛也沒裝空調,胡曉茉買了條毯子,孫雋每天午睡醒來,這條毯子都蓋在他身上。胡曉茉或許是敬佩這個他鄉創業的少年,或許是想討好這個給他優厚待遇的老板。總之,她沒有把這份感情視為愛情,也不敢對孫雋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

孫雋卻漸漸喜歡上了胡曉茉,但胡曉茉大咧咧的沒發現。


那一天,胡曉茉接到陳玲玲電話的時候,孫雋正在一旁午睡,胡曉茉知道陳玲玲每次來電話都要說很久,怕吵醒孫雋就輕聲跟陳玲玲說不方便接電話,但陳玲玲失戀了很傷心,正找不到人傾訴,胡曉茉只好安慰她。


聊天中胡曉茉偷偷看了眼孫雋,見他閉著眼睡得正沉,就對陳玲玲說:“舊的不去新的不來,正好我現在的老板是個大帥哥,還是單身,你要不要來上海,介紹給你認識。”


陳玲玲在電話那頭唏噓:“你不也單著嗎,這么好介紹給我?”


胡曉茉笑了笑說:“你喜歡帥的我不喜歡,我喜歡長得比較安全的。你也別難過了,失去你是他的損失,想散心到上海來找我,晚點再聊。拜拜”


剛掛電話,胡曉茉看見孫雋翻了個身,毯子掉了,她躡手躡腳去拾起毯子準備給他蓋上,卻聽見孫雋說:“你真的不喜歡我?”



胡曉茉嚇了一跳,慌不擇言道:“你想嚇死我啊你,睡覺就睡覺干嘛忽然醒過來。鬼才喜歡你。”


孫雋臉一黑,冷冰冰的說:“沒事了,你可以下班了。”


胡曉茉真想打自己的嘴,頭腦一熱都不知道說了什么,潑出去的話又收不回來了,想到自己沒經他允許就自作主張把他介紹給陳玲玲,她也有些尷尬,就不該這么多事,還對自己老板吼簡直瘋了,胡曉茉趕緊溜了。


第二天胡曉茉來上班,她已經琢磨了一夜見到孫雋怎么跟他道歉,可是這一天孫雋都沒來店里,打他電話也不接,天又下雨,整棟樓都黑漆漆的,胡曉茉一個人坐在鬼屋門口忽然有些害怕,看到入口處門開著,里面看著太恐怖,就去關門。她有段時間沒有扮女鬼了,也沒進去過,看見里面似乎孫雋添置了新的道具。她只瞟了一眼就關了門,都沒有客人,嚇唬誰去。


第三天,胡曉茉得了重感冒卻還是打不通孫雋的電話,發了信息也沒回。胡曉茉請不了假,又特別擔心孫雋是不是出事了,就拖著病體去上班,還沒進老廠房就見到好幾輛警車停在門口,聽圍觀的人說出了命案,這時候她看到孫雋穿著一身黑從里面走出來,胡曉茉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,見他臉色蒼白走路不穩的樣子,胡曉茉急切跑到他身邊想扶他,孫雋有些慌亂,讓胡曉茉回去休息,病好了再來上班,說著就匆匆走了,胡曉茉還想說什么,看他的背影已經走遠也只好無奈回家了。


胡曉茉養好病回去上班已經是三天后,到了店里卻發現里面一團亂。胡曉茉只好去廁所打水拖地。無意間聽見了隔壁店的小王和小李在廁所旁談話。


小王說:“聽說三樓的廊橋被封了,不是裝了鐵絲網了嗎,又出事了?”


小李說:“我也是聽別人說的。這里底樓咖啡店的店主林悅,曾經和三樓悅瑟酒吧的老板趙誠談過戀愛,其實趙誠和兩樓鬼屋老板是多年老友了,以前他們常去林悅店里喝咖啡,原本林悅以為孫雋和趙誠一樣也愛慕她,只是孫雋不如趙誠主動,林悅大約是對孫雋動了情,但又拉不下臉來倒追,所以林悅就答應了趙誠的追求,想著孫雋如果真的喜歡她就會受到刺激,只要他主動一下她就只能對不起趙誠了,她就經常在孫雋面前跟趙誠親熱,或擁抱或親吻,只差有張床讓他們滾了。”


小王說:“這算什么怪事啊?那孫雋呢?什么反應啊?”


小李說:“孫雋跟趙誠是多年的好友,喜歡的女人誰追到都一樣,但他卻不懂一個男人有了女友后很多事情會改變。他依然和趙誠一起去林悅店里,即便趙誠都覺得他是個大燈泡,他自己卻毫不察覺,漸漸的趙誠以為孫雋是故意的,他們之間的矛盾就多了。”


小王唏噓道:“真狗血。又是三角戀。”


小李說:“林悅知道刺激孫雋沒什么用,而她對趙誠培養不出感情,就跟趙誠提出分手了,還勸他跟孫雋和好,不要為了她而斷了多年的情誼。趙誠被分手刺激到了,曲解了林悅的話,覺得是孫雋在作怪,喝醉酒就沖到了孫雋的店里,二話不說就把他狠狠打了一頓。打完趙誠頭也不回就走了。”

小王吃驚道:“這也太離譜了吧!”


小王說:“后來趙誠可能是后悔了,就回去看看孫雋有沒有事,卻發現孫雋已經失血過多死在店里了。趙誠很害怕,就去告訴了林悅,但不知道后來發生了什么,趙誠的尸體看起來像慌不擇路自己跳下去的。從三樓的廊橋跳到旁邊的鐵絲網是死不了的,他肯定是被什么嚇死的!孫雋的尸體是在趙誠尸體被發現后,警察挨個店鋪調查情況的時候才被發現,已經死了好幾天了……”


之后她們說了什么胡曉茉是一句也沒聽進去,腦袋里一直閃現那天她在鬼屋里看到的那個黑影……原來不是道具……

胡曉茉身子一沉,栽倒在了地上。她醒來時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聽父母說是工作的時候低血糖暈在了廁所,磕到了后腦勺,被兩個好心人送到醫院。她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,醒來卻記不清了。之后她在家附近找了份工作,繼續她的生活。


直到今天,陳玲玲的出現,林悅的出現,孫雋的出現,這段記憶如驚空之雷,一下震醒了胡曉茉。她見遠處的黑影一閃,孫雋已經站在她身邊,聽見他輕聲在她耳邊說:“來了就別走了。留下來陪我。”


鬼婆
↓↓↓點擊【閱讀原文】,就可收聽電臺版鬼故事哦~【鬼柜子】


Copyright ? 唐山廠房倉庫租售中心@2017

亚洲欧美国产综合在线